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 吉林科普作家网(www.jlkpzjw.org.cn)

广告位 728*90
广告位 1200*90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 > 会员美文 >

辩护——原创审判文学长篇小说(一)

时间:2022-01-12 10:28|来源:吉林省科普作家协会|编辑:李娇|点击:
内容提要:
       律师是干什么的?律师职责任务是什么?法庭,透着庄严、神圣,也多少蒙着一层神秘莫测的面纱。日常人们想了解律师职业习惯,了解律师撰写诉状,了解律师进行诉讼程序,了解律师的出庭辩护。进入法庭,想知道在这里发生一个又一个迷离纠葛的真实故事,可往往又不能如愿,这部宏大的审判小说就为您搭建了这样一个循序渐进的平台。
       这是一部以揭露社会现实矛盾,努力构建和谐社会为创意,以法治为理性追求,以公平为情感渴望,以现代文明为未来寄托。塑造正直、坚强、刚毅大律师吕星科形象,描写一个律师家庭岁月沧桑,起伏发展,世事巨变,透视了法律发展漫漫过程。大律师吕星科读完大学法律本科,获得法律硕士后,领取执照当上了一名执业律师。他勤奋好学,思维敏锐,辩才出众,只有几年工夫锻炼成了一名优秀的律师,得到通江市社会各界的好评,慕名委托他办案的人越来越多。大律师吕星科成长过程不仅仅要办形形色色的案件,还要处理社会、家庭、同志与朋友之间的矛盾。大律师吕星科在执业过程中,遇到种种阻力和刁难,这是圈外人难以想象的。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衣消得人憔悴”做律师难,做一个名律师更要含辛茹苦,历尽困难险阻。这说明在我们这样一个起步较晚,缺乏法治传统的国家,推行律师制度实施绝对不会一帆风顺。只有在党的正确领导下,在立法、司法、行政执法和社会各方面大力支持下,律师制度才能健全和发展。
       这部长篇审判小说通过法庭细节描述了大律师吕星科办案历程,揭示了法制社会下,家庭与社会,家庭与朋友,家庭与亲属,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,并以科学的法理眼光对家庭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剖析。直面社会,直面人生,直面复杂的社会矛盾。普及法律,宣传法律,弘扬法治,从而警醒提示法律已经渗透到家庭生活的各个方面,市场经济就是法制经济,经济建设与改革发展需要法律保驾护航。
       这部书囊括了现实生活中有典型意义的法庭大审判、大舌战案件,表现了法庭惊心动魄的角逐和精彩绝伦的辩论。内容纵横,矛盾激烈,情节跌宕,引人入胜。大律师吕星科的辩词多委婉诡异,闪烁着大智慧的光芒,对于社会各界人士,都具有高档的鉴赏品位。正是:一把护法剑浩然正气,一曲人世情壮怀激烈,惊心动魄的法庭角逐,精彩绝伦的庭审奇辩,家庭生活的伦理道德,道不尽人世间稀奇事……
       我国当前律师人才十分缺乏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我国取得律师资格的专职律师还不到3万人,平均每10万人口只有2名律师。而聘请律师的企业也只占全部企业的千分之几,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,由此可见,我国当前律师人才需求矛盾十分突出。我国律师人才与发达国家相比,就显得更少。如何大批量、培养优秀我国律师人才,是我国司法亟待解决的问题。“法制教育要从娃娃抓起”,那么培养一个优秀的大律师就应该从一个家庭、一个青年追逐法治梦想开始。市场经济的形成发展离不开法制经济保驾护航,因此客观说这部书是以努力建设一个民主法治、公平正义、诚信友爱、充满活力、安定有序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、社会主义法制社会为重任。

第一章
       黄昏的夕阳在山头跳跃,有那么一刻舞动身躯像金蛇张开大口,要把人间的丑恶吞噬下去。
       通江市刑场坐落在一座山坳里,迎面是一个报废的采石场,断崖峭壁,碎石兀立,两侧山坡生长着野草、树蒿。出口处有全副武装的法警把守。
       警灯闪烁,囚犯王长花在两名女法警的押解下走到刑场指定位置。一名法官站在岩石高处,手里拿着一份盖有国徽的裁定书,威风凛凛,字正腔圆,对着镣铐加身的死囚王长花念道:“王长花,最高人民法院已经下达了对你的死刑复核裁定,并于本月16日下达了执行死刑的命令。按照法律程序,今天午后3时30分,通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执行对你的死刑,现在对你最后一次验明正身!”
       话音刚落,一阵“咔嚓咔嚓”声,一男法警选择不同角度上前拍照。那相机的快门声音在寂静的山谷显得格外清脆。
       监督执行死刑的检察官宋金刚、李一强用犀利的目光注视刑场。
       执行死刑射手虽然踌躇满志,却胸有成竹,戴着黑墨镜,手执长枪,从红灯闪烁警车走出来。
       法官:“王长花,你对我刚才宣读的终审裁定书听清楚了吗?”
       死囚王长花沉默不语,但点了点头。
       法官:“王长花,临终前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       死囚王长花精神极度颓废,目光呆滞,脸色惨白。仿佛一夜之间,她又苍老、憔悴了许多,额前又生长出更多的白发。她低下头,神情专注盯着脚下昨夜刚被雨水冲刷过的一棵小绿草,沉默无语。其实,从法院判决到现在,她一直是这个样子。尽管离死刑还有30分钟,但给人的感觉,她的灵魂早已出窍,形如空壳,生命薄如一张白纸。
       这之间便有了一种短暂的沉默。少顷,法官杨正杰打破了沉默,瞪大眼睛,亮开嗓门,问:“王长花,怎么不说话了?你应该有很多话想说。”
       检察官宋金刚跨前一步:“王长花,你真的没有话向你女儿交代?”
       死囚王长花这才挪动了一下屁股,转过身,看了一眼正义凛然的检察官、表情严肃的法官,胆怯木讷讷说:“我?我想……吃碗水饺……”
       检察官宋金刚吃了一惊。
       法官杨正杰摇摇头,打出手势:“这不行!你中午吃过啦,还有别的要求吗?如果有坦白交代、揭发检举,或与本案情节事实不符的证据可以说。”
       “中午我才吃掉五个水饺,这会儿饿了。” 死囚王长花长叹一声,二只黝黑的大眼睛跳动一下,似乎很失望,接下来虽然犹豫一下,但仍是早就想好了似的,脱口而出:
       “法官大人,我想见一个人。”
       “谁?你的家人?”
       检察官宋金刚插话问:“是不是要见你女儿?”
       死囚王长花摇摇头,“不,是我的律师?”
       “吕星科?”法官问。
       “是的。” 死囚王长花点了点头。
       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 法官提醒道。
       “一定要见到他。”
       “恐怕来不及了。”
       “不,一定要见到律师吕星科,我有话说。” 死囚王长花发出哀号。
       法官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。法官叫杨正杰。是通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二庭庭长,也是本次死刑执行法官。这个故意杀人案,也是他亲自审理的。可以说,这是他提任庭长以来,率领合议庭审理最大、最难、也最简单的一个案子。说它大,是社会影响面大。一个弱女子在光天化日之下,杀死一人,重伤一人。说它难,被告人王长花屡遭虐待,气愤之下,挥刀砍伤第三者,是故意杀人?还是过失杀人?还是伤害致死?检方、辩方有分歧。说它简单,是因为审理此案时,庭审顺利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,被告人王长花对自己犯下的罪行都供认不讳,并且表示不上诉、申诉,认罪伏法,甚至连律师也不申请。
       而现在她坚决要见的大律师吕星科,是法院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的规定——通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给她的辩护律师。这种反常,让大法官杨正杰似乎也感到奇怪、惊讶!
       “眼下就要执行死刑了,还要见什么律师?”监督执行死刑的检察官李一强左手拉了一下同行宋金刚衣角,右手托了一下眼镜,瞥了一眼法官杨正杰后,十分不满意地说。
       “我一定要见吕星科。” 死囚王长花看上去不是口出狂言,她坚定说:“昨天我想过了一夜。不见他,我闭不上眼睛,我含冤难入九泉之下呀!”
       “你犯了多大的罪,就要判多大的刑。你还冤吗?你这叫罪有应得。” 大法官杨正杰说:“你胆子够大了,杀死了你丈夫的情妇,又重伤了你的丈夫,你手上已捏了一条人命,你还死不瞑目?还有理要说?你这个时候有话,只能向刑场检察官、法官讲。”
       “我一定要见吕星科,我女儿已经把一封重要的信交给了他。” 死囚王长花坚持道。
       “什么?你怀疑检察官、法官公正执法?”
        执行死刑程序出现了突发事件,法官杨正杰还是慎重叫来法警大队长:“你迅速把大律师吕星科请来,看她还有啥话说?”
       “现在吗?”法警大队长问。
       “好在路程不远,我只能给你26分钟,快去吧!” 法官杨正杰命令道。
       法警大队长拉响警笛,驱车风驰电掣般向市区驶去。
       死囚王长花双手捂住了脸。她的肩膀耸动起来,先是无声的抽搐,继而是压抑的抽泣,随之,便是沉重的、长长的、号啕一般的大哭……泪如雨下,哭得在场人心颤。
       在死囚王长花号啕哭声中,检察官宋金刚示意是否要予以制止。
       法官杨正杰瞪大眼睛说:“哭泣,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,是最基本的人权。让她哭个够!”
       此时,吕星科并不在智博律师事务所,而是在通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法庭的辩护席上进行民事案件辩护。
       坐落在通江市政府对面的通江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公判庭内气势雄伟,国徽高悬,庄严肃穆。法庭三名民事审判大法官仪表堂堂,正襟高坐,神情严肃组成一个合议庭。这里正在审理一起令人震惊、社会关注、媒体讨论的“新装居室突遭水淹,污水渗漏致入邻里”索赔案件。
       弥漫着硝烟的大法庭上,大律师吕星科吃过早饭,打上太极拳后,一大早就来到审判庭,他安详、醒目端庄坐在原告席上等候开庭,这是他多年保持的习惯。法院的院长、法官、法警们习惯踩着点陆陆续续上班,看到是吕星科走向法院背影就知道新的一天工作要开始了。大律师吕星科擦亮皮鞋,梳理头发,习惯急匆匆赶往法庭。值班法警与他打个招呼,吕星科微微一笑摆手应答,值班法警开了法庭门让吕星科进去,值班法警就会知道本辖区又有大案、要案发生。
       吕星科提了目光向审判台望去,当下这个民事案件关系到千家万户相邻权纠纷,新闻媒体追踪报道,在社会上引起争议。三名表情严肃的大法官落座后,为了案件迅速审结,为了旁听人员能听明白,审判长还是礼貌介绍了本案案情……

作者小传:
       万泽(原名尹万泽),职业法官。吉林省通化市人,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法学会会员。
       万泽高中毕业考入通化师范学院中文系,毕业后当教师。一九八六年八月二十五日调入通化铁路运输法院,再读于全国法院法律大学、中央党校法律专业,先后担任书记员、助审员、秘书、审判员(员额法官)至今。
       万泽办案之余倡导弘扬审判文学的建立和发展。已出版中篇小说集《关东风云》、散文集《时光落英》。他为社会奉献的三部法律工具书《法官说法》由中国铁道出版社出版,《尹法官细断家务事》《买房租房不可不问440问》由中国法律出版社出版。吉林省时代文艺出版社已出版的《女儿花》是他创作的第一部审判文学长篇小说。另三部是《命案》《审判》《辩护》刚创作完结。


广而告之
热门导读
广告位 300*300
广告位 1200*90

吉林科普作家网 www.jlkpzjw.org..cn | 投稿邮箱:jlskpzjxh@163.com

主办单位:吉林省科普作家协会 | 吉ICP备202100871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