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 吉林科普作家网(www.jlkpzjw.org.cn)

广告位 728*90
广告位 1200*90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 > 会员美文 >

午夜行动(小说)

时间:2022-08-10 09:02|来源:吉林省科普作家协会|编辑:李娇|点击:
吉振宇
       (本文曾获中石油东部管道公司与甘肃省管道保护协会、《管道保护》编辑部于2016年7月至2017年2月共同举办的“西气东输杯”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有奖征文文化类一等奖。)
 
1
 
       张浩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跑着,在土道上荡起了一股股的土烟。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远方那辆马车和那个正在移动的人影。此时,正直北方的春夏交替的季节,黄昏的原野上,凉风习习,到处呈现出一片片诱人的绿色。
       距离越来越近,张浩已经气喘吁吁汗水淋漓了。现在这个季节,早晚凉得像秋天,中午却跟三伏天一样让你透不过起来。所以,他每天早晨出来巡线,都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的,这样,脱也好脱,穿也好穿。
        “大、大爷,您、您干嘛哪?快停下,停下!您干嘛哪这是?”由于着急,平时说话干脆的张浩居然口吃了。
       老大爷停下,直起身子,疑惑瞧着眼前这个毛头小伙子:“小子,干嘛?你说谁干嘛呢?你没看到手里的铁锹啊?”
       张浩笑:“大爷哎,我的亲大爷!都这么大岁数了,您老怎么还干起了违法的事儿了呢?”
       老大爷瞪眼睛:“啥?啥玩意儿,我违法?你小子到这附近十里八村打听打听去,我老孙头活了六十多岁了,还没干过违法的事情呢!你小子是不是‘蝲蝲蛄穿地皮——闲的啊’,拿我开心解闷是不?”
       张浩缓了口气,憨厚地笑:“大爷,您这么大年纪,我哪敢跟您闹啊?您老可不能在这里取土啊,您在这里取土,您就是违法了!”
       老大爷一愣:“啥玩意?小子,你是警察啊?就算你是警察,俺在自家地头前取点土,也不违法!糊弄谁呢你?”
        “大爷哎,我可不是警察,我是吉林油田的一名普通的巡线工,我说的违法,是说您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 》了。这项法律中,第三十条中明确规定:‘在管道线路中心线两侧各五米地域范围内,禁止取土、采石、用火、堆放重物、排放腐蚀性物质、使用机械工具进行挖掘施工。’如果出现问题,那危险就大了呀。还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哪,我可真不是开玩笑啊大爷。”张浩忙解释。
       老大爷一惊,半信半疑:“啊?还有这法啊?这个、这个我怎么不知道呢。你糊弄我?”
       张浩笑了,抬手指向管线标桩:“大爷,您瞧,您挖土的这个距离,才离管线标桩多远呀?也就一米多吧,标桩下面就是管线,您这一挖开,出现一个大坑,这雨季就要到了,雨水灌下去,管线慢慢的就会出现裸露,还有这四季风吹雨淋的,管线受到腐蚀,如果出现泄漏,国家损失不说,还有环境污染,如果污染了,您家的田地还咋种庄稼呀?没了庄稼我们上哪去买烤玉米吃啊?嘿嘿,烤玉米可真香啊!是不大爷?”
       老大爷大笑:“呵呵,你小子还挺逗的啊!咳,也是这个理儿,你不说,我还真不知道咧!好,小伙子,我听你的,不挖了!不过啊,你们也该好好宣传宣传……”
       张浩:“大爷呀,我们老早就开始宣传了。我们油田公司领导非常重视管道安全,五颜六色的宣传车经常到各个村子去宣传呀,您真没看到听到?”
       老大爷:“哎,哎,你这一说,我倒是记起来了,我们村前些天,是来过大汽车,车上粘得花花绿绿的,还有大喇叭吵吵把火的。我当时以为是唱二人转的戏班子呢,也没咋注意听。呵呵……挺好挺好,下次你们那大汽车来,我第一个去看去听。”
       张浩:“大爷,您现在知道了也不迟呀!来,我帮您把车上的土卸下来把坑填好,趁着天还没黑,我帮您去远处再装一车。”
       老大爷笑了笑:“小伙子,你这么一整,我都老不好意思了,今天,我是想趁着天这个时候凉快,拉点土把自家院子垫垫,这不是雨季要来了吗?呵呵,没想到,还干了一把违法的事情咧!”
       张浩:“大爷,没事。您知道就行了。回头我给您点宣传《管道法》的传单,您帮着给宣传一下。”
       老大爷:“好好,一定宣传,一定宣传。小伙子,我也谢谢你。”
       张浩二话不说,拿过孙大爷的铁锹,开始卸土,把车上的土回填到土坑里。每填土几锹,都要在上面狠狠的踩上几脚。
       “小伙子,还是我来吧,看你那一脑袋的汗水。”孙大爷有些过意不去。
       “没事的大爷,我年轻。您歇一会儿!”很快,土坑被垫平了。张浩就带着孙大爷去远处的土坑里,又装了一车土。
       张浩摸一把脸上的汗水:“大爷,车装好了,天不早了。我要下班了,您也早点回家吧。”
       老大爷:“行行,小伙子,看把你累的,我就是前屯子老孙家的,等以后你巡线累了,到俺家去吃口饭,喝口水啥的,千万别客气啊!”
       张浩笑,从口袋里取出一叠宣传单:“大爷,谢谢您啊,给您宣传单。上面还有我的电话号码。如果您发现有可疑的车辆在我们管线石桩附近转悠,您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哦,如果抓住盗油贼,还会有奖励呢!”
       老大爷接过宣传单,小心的放到怀里:“啥奖励不奖励的,不用,我就喜欢抓贼了!年轻的时候,我就是村子里的联防队员!哈哈……哎呀,你说可疑车辆?我倒是想起来了,今儿下午我从屯子出来,看到一辆半截子车在我们村子里四处转悠,后来到咱们这边跑了一圈儿,就又返回去了。刚才,我来的时候,好像还在村口那边停着呢。”
        “什么?半截子车?什么颜色的?”张浩心里一惊,他知道,盗油分子一般都是开着半截子车作案的。
       老大爷表情困惑:“绿色?白色?黑色?我倒是记不清了……我就注意车里的人了,里面好几个人呢,我都没见过。还有,这车也让我觉得陌生,平时在村子里没瞧见过,我就仔细瞧了一下里面的人,他们一直朝着这边看呢。好像在等什么人的样子。”
       张浩心里又是一惊:“谢谢您大爷,天黑了,您快回家。我还得再溜几圈了。大爷,再见!”张浩跑向不远处的摩托车。
       摩托车顺着管线标桩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2
 
        于科长正在卫生间刷牙。门外,手机铃声传进来。同时,听妻子喊道:“老于,你的电话。快出来接,又是你们单位的号!”于科长忙漱口,抹了一把嘴,推门出去。
        于科长接过妻子手中电话:“是张浩啊?你还在巡线现场?什么?又是四家子村与五家子村附近?”于科长抬腕看表,时间是晚上21点50分。
        “对,是四家子村与五家子村附近!”张浩的声音很急:“于科长,今天傍晚我巡完线后,听到老乡说有可疑车辆在村子和管线附近转悠,所以我不放心,就骑着摩托车又在这个区段一圈儿一圈儿的遛,我也发现那辆可疑的半截车在附近转悠,就担心是盗油分子来踩点的,我一直没下班,就远远的一直观察着那辆车,到现在那辆车还在转悠呢。都这个时候了……科长,不好意思了,我就给您打了这个电话。”
       于科长略加思考了一下说:“对,你做得对,但要注意你自己的安全,也不要打草惊蛇,我和科里的同事会火速赶往你那里,争取将这伙盗油贼一网打尽。”放下电话,于科长马上穿上上衣。
       妻子走过来:“要加小心!晚上天黑!对了,把这个带上,那小子一定没吃晚饭呢。”
       于科长开门接过妻子递过来的一个小包,看了妻子一眼,微笑着说:“还是你想得周到,好的。放心吧!”
       于科长坐在车里副驾驶位置,身后坐着三个传制服的保卫干事。汽车在夜色中奔驰。
       小丁邹眉头说:“又是四家子村与五家子村附近?”
       于科长,略微点了点头:“是的,那里管线密集,村子与村子距离较远,还有,离公路较近,便于逃匿。是盗油分子最喜欢的地段,我们必须严防死守!”
       小江挠了挠头,说:“科长,前天那里不是刚刚出现过盗油案件吗?”
       于科长面露沉思:“是啊,前天,公司中心调度室现代化的管线报警装置报警,我们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油田公司保卫部和邻近的采油厂保卫科,很快赶到现场将那伙盗油分子抓获了。石油管道是我们油田的血脉,具有高压、易燃和易爆的特点,事关公共安全、经济安全、环境安全。然而一些不法分子受暴利驱动,在输油管道上打孔盗油,严重危害油气管道的运营安全,同时也给国家带来了巨大损失。今晚的可疑车辆,很有可能是另一伙盗油分子的探路车辆。”言罢,于科长把头转向车窗外,看漆黑的夜色沉思。
       一个多小时后,车前方路边灯光里挥手的是张浩。张浩站着树下,摩托车的大灯还在亮着。
       几人跳下车,张浩迎了上来:“于科长,你看!”他指向远处,“就是那个黑色小点,那是辆车,现在他们把车灯关了,你们来之前,一直在管线附件转悠,这帮家伙,就是一直没有动手。”
       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夜色朦胧的远方,呈现出一个黑色的物体,在原野上有些模糊。
       “嗯,”于科长点了一下头,说:“张浩,辛苦你小子了!一定饿坏了吧?快吃,这是你嫂子让我从家里给你带的香肠和面包,还有矿泉水。对了,车号看到了吗?是多少?”
       张浩接过包,笑道:“看看,还是嫂子想着我啊!嫂子可真是又漂亮又贤惠啊!”
       于科长一瞪眼:“去,你小子,别贫嘴了,快汇报情况!”
       张浩吐了一舌头,说:“发现这辆车的时候,就是晚上了,天太黑,我怕打草惊蛇,所以一直没有到附近去瞧,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呢。对了,科长,刚才村子那边又出现一辆车,在这边转悠了一下,就返回到四家子村里去了,我骑着摩托跟进去,踅摸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,不知道藏到哪去了,我怀疑是来接应的车辆,他们总关着车灯,所以车号一直没看清。”
       “什么?还有一辆车?看来,不是接应的,就是在把风的。他们现在还迟迟没有动管线,是不是发现我们了?”于科长向村子方向看了看。茫茫的夜色中,只有远村模糊的轮廓,和点点滴滴的灯光。
       张浩挠了挠头回到道:“可能吧,可是,也不对呀,如果发现我们了,为什么迟迟不走呢?难得是等我们撤离后,他们再动手?”
       “有这种可能!或许……他们不会是调虎离山吧?等等,我先给公司调度中心打个电话”。于科长掏出了手机:“调度中心吗?请密切监视报警装置,如果其它区段有异常情况,要在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。”
       他话音刚落,就听保卫干事小丁喊道:“张浩,是不是那辆车?”
       大家一起看去,夜色中,远远的,有两个车灯闪烁,一辆车慢慢从村子里驶出,向这边驶来。突然,又停了下来,掉头返回了村子。
       “太奇怪了!是不是发现我们了?”小丁又说道。
       “科长快看,前面那辆车也动了,好像也向前开走了。”一直观察另一辆车的张浩,也发出了警告。
       于科长放好手机:“大家先别慌,我们先跟着这辆进村的车子,看看这辆车到底是什么车!估计盗油分子在村子里有窝点。我们去查一下。张浩,你继续留守在这里,注意另一辆车的动向。”
       张浩:“是,科长,保证完成任务!”
       几人匆忙上车,车子调头,驶向村子。于科长抬腕看表,时间是晚上22点47分。
       为了谨慎起见,于科长让司机关掉大灯,用小灯照亮行驶。漆黑的夜色中,前方村子近了,可以看清各家各户的窗子里透出的灯光。驶进村道上的时候,通过车窗,可以看到不时的有村民走过。可是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前面的那辆车不见了!于科长的车子在村子里绕弯行驶了好几圈,也没有找到那辆车。
       “科长,那辆车不见了,是不是藏到哪儿家院子里去了?还是直接出了村子,逃跑了?或者,或者是我们误解了?不是盗油车辆?是来村子里办事的车?”司机小马不时的闪动几下大灯,这样可以清楚的看一下村道两侧的民宅院子。
       于科长说:“是啊,我也在想,但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,我们再看看,不着急,也许他们是在等我们离开才会动手。很多时候,他们会以为我们检查后,就会回家睡觉去了,那样的话,他们会放心大胆的做坏事。”
       小丁悄然声问道:“科长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       于科长说:“这样吧,我们马上返回管线那边,与张浩会合。那边还有一辆可疑车辆,看看那辆车是不是真的走了?”
       车子开始转弯,出了村子,向来时的方向驶去。
 
3
 
       车辆在漆黑的原野土路上行驶着,路两边的黑色的土地、白杨树一闪而过。
       司机小马突然惊呼:“科长,快看,前面那辆车又回来了!”
       于科长定睛向前方看去,只见另一方向的那辆车,正悄然向这边移动,忙说:“先把车速放慢,看看他们想干什么。”
        “好的!”司机放慢了车速。可是,奇怪了,前面那辆车突然停下了,调头向回开去了。于科长想了想,说:“我们追近点看看,到底是什么车?”    
       车子加快了速度,可是,前面的车好像感觉到有车在追,居然加快了速度,且很快就拐出了土道,上了公路,向远方驶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       小马扭头看了看于科长:“科长?我们还追吗?他们上公路跑了。要不,我加油追过去,抓他们得了!干净利索!”
       于科长笑道:“那怎么行?没有抓到现行,没有真凭实据。咱们没权利搜查他们,或者是抓捕他们。我们的目标是保护我们的管线,我们返回去管线那边。村子里估计还隐藏着一辆车,别让他们真的给调虎离山了。”
       保卫干小丁说:“是不是如科长所分析的那样,他们在等我们离去了再来?这些家伙真的是想错了!”
       于科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       不一会儿,车子就返回树下。夜色中,张浩焦急的等在那里。“科长,真奇了怪了,你们刚才去追那辆车的时候,村子里的那辆车又出现了,向这边开了一段后,就又返回村子里了,不见了踪影。我发动摩托,想去看看,可是打不着火了,估计是电瓶没电了。我判断,这辆车一定是看到你们车返回来了,就又掉头跑了。”
       “看来,是我们在这里,他们有所顾忌。科长,要不我们再进村,去找那辆车吧!”保卫干事小丁有些按耐不住。   
       于科长挥了挥手说:“别着急,抓贼抓脏,再说,我们还没最后确定,只要我们守卫在这里,他们动,我们就动,他们停,我们就停。他们就不敢有所行动。等到天亮就好了。”言罢,他抬腕看表,时间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一点多了。
       小丁想了想说:“也是啊,这黑灯瞎火的,我追过去,他们就躲藏起来,我们在明处,他们在暗处,我们就在这个位置等,看他们怎么办!“
       于科长点了点头,说:“如果没用分析错的话。跑上公路的那辆车,估计还会回来的。”他的话音刚落,就听张浩喊道:“大家快看,跑上公路的那辆车真的又返回来了。”
       “我去发动车子!”小丁说。可是,于科长把他拉住了,说:“我们就在这里等,就是等一宿,也不能让盗油分子碰我们的管线!”
       沉闷半天的保卫干事小江突然说道:“科长,我们用不用跟油田保卫部和采油厂的保卫科说一下?”
       于科长微微摇了摇头说:“我也想到这个问题了,可是,这两辆车一直在这边转悠,是十分可疑。但是却一直没有动管线。中心调度市那边也没有报警电话打来,也就是说还没有出现异常情况。我们这大半夜的惊动保卫部和采油厂的同志,也不好。大家都忙碌一天了,都很辛苦,咱们辛苦点没啥。我们就在这里蹲守,严密监视。如有什么异常,我们立即行动,也马上通知他们。”
       小江笑了,说:“科长说的对,假如这两伙嫌疑分子一宿也不动手,不动我们的管线,我们也没辙。现在要是把保卫部和采油厂保卫科的同志们都叫来,还不是跟我们遭一宿的罪?”
       于科长点了点头,说:“我们大家分两组,注意观察前后两侧车辆的动态。困了的话,换班眯一会儿。”
       夜色更加的深了,黑暗中的村庄、原野静悄悄的。只有树的枝叶在轻轻摇晃。于科长再次看手腕上的表,指针在滴滴答答的走着,时间已经是后半夜2点22分了。
 
4
 
       天亮了,太阳在东方缓缓升起,美丽的原野上很多鸟儿在飞翔,空气清新宜人。
       “科长,快看呀!”张浩喊道:“两个方向的车辆,都朝我们这边开过来了!”
       于科长站在管线的标桩旁边,注视着两辆车的动向。很快,左面的车辆开到近前,下来五个人,都是身着制服的油田公司保卫部人员。右面的车辆也赶到了,也下来五个人,是采油厂保卫科人员。于科长都认识的。大家开始相互握手:“怎么是你们啊?这不是误会了吗?呵呵……”
        油田保卫部领导笑道:“呵呵,原来是你们啊!昨晚我们巡线,发现一个可疑人骑着摩托车在管线附近转悠,就怀疑是盗油分子来探路的。后来天晚了,你们的车就来了,我们也没看清楚,就开始在附近监视和蹲守,如果发现你们盗油,我们就会立即组织抓捕!呵呵……”
       采油厂保卫科科长也说:“我们也是接到报告,说有两辆可疑车辆在管线附近徘徊,我们就来了,一直在监视你们哪,呵呵……”
       于科长:“我们都是管线的守护者啊!我呀,原来想给你们打电话汇报了,可是……咳,都误会了。”
       油田保卫部领导说:“嗨呀,看看,我们都想到一起了。结果都在这里蹲守了一夜。不过,也好,虽然是误会了,但也说明我们三家啊,警惕性都蛮高的啊!只有这样,才会让盗油分子闻风丧胆、无机可乘!”
       大家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 
微信图片_20220809212421
 
       作者简介:吉振宇,吉林省作协全委委员,吉林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。知名悬疑推理小说家。1987年开始在国内报刊发表文学作品,已出版《红棺新娘》《血色情人》《异度新娘》《梦寻离》《恐怖阶梯》《鬼葬礼》《致命游戏》(四卷)等多部长篇小说。作品有中文简体版、中文繁体版及外文版本等,并有小说改编影视作品,长篇小说《鬼葬礼》曾获新浪原创2006年度全国长篇小说擂台赛恐怖小说盟主及半程探花桂冠;长篇小说《红棺新娘》曾获2007年度中国十大悬疑小说称号;长篇小说《致命游戏》《恐怖阶梯》曾获查干湖文艺文学作品奖。同时,荣获第四届查干湖文艺奖成就奖。
 
广而告之
相关内容
热门导读
广告位 300*300
广告位 1200*90

吉林科普作家网 www.jlkpzjw.org..cn | 投稿邮箱:jlskpzjxh@163.com

主办单位:吉林省科普作家协会 | 吉ICP备2021008712号-1